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漫漫仙路奇葩多 第487章 龍龜


    既然叫障礙競速,當然不可能一馬平川什么意外都沒有,那樣的話就該叫馬拉松長跑了……

    不過張百熙布置的時候肯定也仔細考慮過,直接堵門觀賞效果肯定不佳,所以等小修士們跑出去一段時間才開始真正的臥槽項目。

    林天賜對此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抬頭朝遠處看去。

    他看到一大團云霧橫在剛剛還空無一物的路面上,把寬闊的道路直接堵死。

    但很快,也就一眨眼的功夫,那團龐大的云霧迅速分割成了三份,并同樣快速的凝聚成形。

    最終變成了三只古怪且龐大的生物。

    它們有獅頭、馬臉、鷹嘴、蛇頸、龜身、大象腳、鯉魚尾。通體墨綠或藍綠色,眼睛則閃爍著金色的靈光。

    這是龍龜。

    龍龜也是龍的一種,應該算是龍族亞種之一,是龍和龜型的土地神后代。

    但和很多其他的亞種不同,龍龜可能擁有雜交優勢,比很多正牌龍族都要強力,壽命甚至是正常龍族的兩到三倍。

    不過東神州現在已經沒有龍龜了,在幾千年前的正邪大戰中,主要居住在東海龍宮的龍龜們被邪派屠戮殆盡,可以說一個都沒剩。

    能讓這種已經滅絕的生物重現人間,自然就是靠的虛實筑夢大陣。

    選擇龍龜作為第一個登場的障礙,也是有刷一波聲望的理由在里面,整個神符門就張百熙一人特別在乎這個。

    眼前的龍龜共有三只,高揚起的脖子到腳底板足有18~20米的高度,體型更是大的好似一棟樓,它們把50米寬的平坦路面堵了個結結實實。

    龍龜跟龍一樣成長緩慢,更因為龍龜壽命比龍還長,成長速度就更慢了。像這么大的龍龜,就算不是天仙級的戰斗力,也是在地仙中極為拔尖的。

    它們紛紛朝跑來的小修士發出無聲的咆哮,強力的氣浪和威勢卷的最前面的修士趕緊一個急剎車,愣是被推回去十好幾米。

    讓一幫最高連人階五品都沒有的小修士去對付三只即使是在地仙中也是相當拔尖的龍龜,是不是太過分了?

    不用懷疑它們的戰斗力,虛實筑夢大陣就是將夢拿到現實,既然是夢戰斗力怎么設定全靠掌控大陣之人。

    不過這畢竟是障礙競速的一部分,張百熙肯定不會把龍龜的武力值設定的太過分,當然,也沒那么好通過就是了。

    因為前面出現了三個龐然大物擋路,原本成密集隊形往前跑的隊伍漸漸停了下來,那些龍龜也不上前,就這么堵在路中央不動彈。

    路的兩側是看不到任何他物的濃霧,張百熙在開始前也說過,這一關就必須按照道路走。

    類似于當年林小哥兒他們參加的入門測試,‘上山只有一條路’。道理放在這里也適用,路就一條,往前走便是。

    眾小修士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但沉默并未持續太久,有幾個修士一咬牙,似乎對自己的身法很自信,運起輕功就朝龍龜撲過去。

    這次龍龜有了動作,它們用自己龐大的身軀擋住修士們試圖以輕功越過的身形,最早開始行動的五個修士中,有一個很悲催的直接糊在了龜殼上,另外四個才剛剛繞過第一只,不等高興,馬上就要面對兩個小樓般大小的龍龜。

    體型龐大,相對而言靈活性就會比較差,真正的龍龜當然不會有這種明顯的缺點,用虛實筑夢大陣造出來的龍龜很明顯已經是開閘放水了。

    林天賜看到那四個修士中除了有一個判斷失誤走位出錯被擋住外,另外三個沒費太多的力氣便成功繞過去一半。

    可龍龜叫龍龜,是因為這玩意兒有龍血,長得也像龍……

    最后面的龍龜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神龍擺尾,好似掃把一樣直接拍中其中兩個修士,把他們當棒球打了回來,就剩一個頭也不回的拼命網往前跑。

    包括林天賜在內的大多數修士都看著那倆人咻的飛過頭頂,撲通撲通兩聲砸在地上。

    換做正常情況,就算不死恐怕也去了半條命了,但那倆人似乎自己都非常驚訝,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土,像是并沒有受傷。

    這也是虛實筑夢大陣的功勞。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

    “大家一起上,肯定能穿過去!”

    既然不會受傷更不會死,那還有啥好說的,上啊。

    反正目的是穿過作為障礙的龍龜,又不是干掉它們,加上人多容易制造破綻,確實比幾個人單獨上去有優勢的多。

    林小哥兒悄悄收起幻音符,鼓動炮灰……我是說鼓動道友上去這事兒做的不太地道。

    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嘛……

    雖然是鼓動,但說的也是事實,畢竟繼續在這兒大眼瞪小眼的看下去,這里的所有人有一個算一個都會被淘汰。

    要知道,同樣的賽道還有三條,參加的修士總人數接近三百,而能晉級的只有區區五十人。

    眾人對視一眼,紛紛躍起運用輕功步法朝龍龜撲去。龍龜那邊因為來襲的修士太多,也不復之前的游刃有余,龐大都是身軀頻頻換位,動靜也跟著越來越大。

    可以說當得知不會死也不會受傷以后,修士們立即就放下了最后一點顧忌,再加上林天賜時不時在人群中用幻音符鼓動,場面一時間變得非常熱鬧。

    不過其他人也不傻,還不至于被隨隨便便兩句話就鼓動的熱血上頭,如何過去自然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常見的多半都是用輕功,這方面門派修士都有,頂多就是擅長與不擅長,側重點的不同而已。

    偶爾也有一些修士使用神通,例如神足通之類進行提速,還有使用變化之術的修士將自己變成老鷹什么的鳥類從上面飛過去,也有修士用土遁術。

    土遁術不是什么太高級的法術,區區八品土行法術而已。當初在土行宗的試煉時,土遁術作為安慰獎可是人手一本,連林天賜前段時間在神符山上被張百熙督促練功的時候都在藏書閣看到過各種批注版本的。

    可土遁術有一個非常難掌握的點,那就是遁下去了,你不知道自己遁下去多深。

    太深很容易迷失方向,太淺則會在地面上留下一個滾滾向前的土包兒,龍龜那大象形狀,堪比宮殿支柱的腳丫子一踩……

    反正林小哥兒不想體驗有多爽。

    說起他,當身邊的修士們個顯神威試通過龍龜的時候,林小哥兒則依舊在原地站著沒動,顯得他特別劃水咸魚。

    這不是林天賜的懶病犯了,而是張百熙刻意囑托過,讓林天賜在海選階段保持能晉級就行,不用非要拔尖兒出風頭。

    參加的三百多個修士,能晉級的只有五十個。而這五十個名額當中,大派修士絕對會比中小型門派的弟子多。

    道理很簡單,實力的差距太大了。

    像林天賜,他在對付中型門派的弟子時,很多時候都是考慮怎么讓對方輸的好看些,能不能贏根本不再考慮之中,因為是必勝的。

    這么一來,好好的一場大賽,全都是他們這幫大派弟子上躥下跳,其他人根本沒表現的機會。

    張百熙等大派掌門都希望這種賽事能繼續辦下去,可長此以往中小型門派的弟子連露臉的機會都沒有,誰還來參加?

    最靠譜的解決方法是按照大、中、小進行分級,類似于拳擊比賽中那種分重量級的流程,可這么做難免又有人說大派歧視中小門派,實在是很難做人。

    所以不只是林小哥兒被囑咐了,很多大派弟子都收到來自師傅師伯的指示,能晉級就行,多多手下留情。

    算是一種政治上的妥協,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嘛。

    一直到過去了大約三分之二的人以后,林天賜看差不多了,這才朝龍龜跑去。

    對比他以往的速度,現在的林小哥兒確實不算慢,但也談不上出色,熟悉他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放水了。

    沒辦法,除了被張百熙叮囑手下留情外,還特別指示說盡量不要用隨風勁,尤其是隨風勁的滯空能力。

    欺負人不說,還特別吸引眼球,畢竟他們這個階段的小修士能上天的真心不多,風頭都讓你出了,哪還有別人什么事兒。

    所以林天賜僅僅只是簡單的運氣至雙腳,用法如此粗淺加上還沒有出全力,難怪速度慢的摳腳。

    混在人群之中的林小哥兒并不起眼,他也不會往那些聲光效果極佳,正大放異彩的修士跟前湊熱鬧。

    反正這里的大多數人都只有這一次自我展示的機會了。

    踩著龍龜粗糙的龜殼,林天賜就算不用隨風勁,其眼力仍在,身法的底子也在,想躲過龍龜略顯緩慢笨拙的阻擋,即使是開閘放水的林天賜并不覺得困難。

    更何況,周圍還有一大堆其他修士在,有他們吸引龍龜的注意力,林天賜經常能從不起眼兒的縫隙或龍龜抬腳踩人露出的一點破綻中穿過去。

    最為驚險的時候龍龜那巨大厚重的龜殼就在自己頭頂,每動一下都跟著地動山搖。

    稍顯驚險的穿過三只龍龜的阻擋,此時已經有不少修士在前面發足狂奔了,能被龍龜阻擋的修士屬于極少數。

    林天賜回頭看了一眼那幫悲催,然后掉頭往前面追去。

    雖然被囑咐開閘放水,但如果放水放的太厲害玩脫,回去肯定免不了挨批……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6码如何倍投才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