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美漫世界陰影軌跡 2。東非之旅


    “別這么用力!”

    “放松一些。”

    “對,慢一點...上下舞動。”

    “就是這個狀態。”

    “加快速度!”

    “再快一點!”

    “停!”

    “啪”

    一聲輕響,艾爾莎手中的訓練長劍因為揮舞速度太快,在梅林突然喊停的時候,劍身上聚集的力量太龐大,導致艾爾莎根本握不住它。

    那把劍就像是飛出去的箭矢,在呼嘯之間,狠狠的刺入了梅林背后的墻壁上。

    整把劍齊根沒入墻壁,劍柄還在嗡鳴作響。

    “劍舞不是這么用的。”

    梅林看了一眼身后的插入墻壁的訓練劍,他對眼前稍有些氣喘吁吁的艾爾莎說:

    “你不能把所有的力量都灌注在劍身上,這樣你需要快速收劍的時候就會露出破綻,在很多情況下都是致命的。時刻要留3分力。”

    他彈了彈手指,一團黑霧卷在劍刃上,輕輕一抽,那利刃就被從墻壁中抽了出來。

    “再試一次。”

    他將長劍扔給艾爾莎,后者接過訓練劍,耍了個劍花,然后扭頭看向另一邊獨自訓練的科爾森,相比起剛剛開始學習劍舞劍術的艾爾莎,已經被梅林操練了一個周的科爾森,耍起劍舞來倒是有模有樣。

    獵魔人的超凡之軀給了科爾森極強的平衡能力和學習能力,訓練用劍伴隨著他身體和手腕的旋轉,已經在他前進的步伐中,舞出了呼嘯破風的圓弧,像極了一輪利刃的風車跟隨著科爾森身邊晃動。

    “就像他那樣。”

    梅林對艾爾莎說:

    “控制好新的力量,別急于把它釋放出去。”

    “我需要幾天的時間來訓練。”

    艾爾莎皺著眉頭對梅林說:

    “感覺好像又回到了童年,你比我媽媽還嚴厲。”

    “我又不會用鞭子抽你。”

    梅林搖了搖頭,他從身后的地面上拿起兩瓶水,丟給了科爾森一瓶,然后扭開蓋子,將第二瓶遞給了艾爾莎,他說:

    “劍舞劍術算是獵魔人的進階力量,它在配合法印,藥劑使用的時候威力驚人,只要抓住機會,你能一眨眼間用劍舞偷襲干掉一頭高階吸血鬼。但它很難掌握,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勉強算是精通...留給你的時間很多,你并不需要著急。”

    艾爾莎點了點頭,她撥了撥橙黃色的頭發,一邊喝水,一邊對梅林說:

    “說起來,你不是要帶著埃里克去旅行嗎?”

    “那是2個月之后的事情了。”

    梅林說:

    “我們的向導在那個時候才有時間,所以最近2個月,我可以抽出充足的時間來準備并且訓練你們。科爾森后天就要回費城去了,所以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可以1對1的訓練...你的寒冷能力呢?現在使用的怎么樣了?”

    面對梅林的問題,艾爾莎舉起手中的水瓶,在梅林的注視中,那瓶水在陽光下飛快的凝結,在幾秒鐘之后,就變成了一團寒冷的冰塊,然后又很快融化。

    “我能控制它,但還有些生澀。”

    艾爾莎對梅林說:

    “這是能量投射的使用,我之前可沒有這種經驗。”

    “沒關系,我會教你的。”

    梅林輕聲說:

    “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學習操縱能量,以及,我記得在澤維爾天賦少年學院里,也有個年輕人擅長操縱寒冰,也許,你可以抽時間去向他請教一下,關于寒冰的特性,還有對于寒冷的理解...嗯,說到澤維爾學院,兩個丫頭明天就回家了,還有馬特也會回來。”

    梅林看著艾爾莎,他稍有些猶豫,但還是開口說:

    “要不,明天我們去一趟游樂園?”

    “你這是在約我嗎?梅林。”

    艾爾莎哼了一聲,她將長劍刺入腳下的草坪,她叉著腰,看著梅林,她說:

    “別人約會可都是去酒吧或者電影院的,怎么到我這里,就變成帶孩子去游樂園了?”

    “她們都很喜歡你,艾爾莎。”

    梅林坦然的說:

    “你也很喜歡她們,所以游樂園是個很不錯的選擇呢,再者說了,我也不是很喜歡電影院的氣氛...那些故事,要么美好的不似現實,要么悲傷的超越常理,都是虛假的故事...我不喜歡。”

    “你還真是個直男,我的梅林。”

    艾爾莎有些哭笑不得的說了一句,她看著不解風情的梅林,她干脆挑明了話頭:

    “我又不想聽你解釋你怎么討厭電影院,我的意思是...也許在明天晚上,我們可以找點時間獨處一下,不帶孩子們那種。”

    “可以啊。”

    梅林有些恍然大悟的聳了聳肩,他說:

    “也許我們可以去喝酒,喬茜酒吧就不錯。”

    “喬茜酒吧?”

    艾爾莎眨了眨眼睛,她拉長了聲音說:

    “就是你和希爾特工經常去喝酒的地方嗎?”

    這一刻,就算梅林是個真正的鋼鐵直男,他也感覺到了艾爾莎話中的其他意思,他立刻解釋到:

    “我和希爾只是普通朋友,我很欣賞她,但我們還只是朋友,你也知道,神盾局內部員工是不允許談戀愛的。”

    “嘿,不需要向我解釋這些。”

    艾爾撒一臉淡然的揮了揮手,她走到梅林身邊,伸出手,幫他整了整衣領,這有綠色貓瞳的女人低聲說:

    “我不怎么在乎過去的事情,我們之間也還沒有到需要彼此忠誠的地步...最少現在沒有。”

    “盡情享受你的單身生活吧。”

    艾爾莎走入房間中,她說:

    “一切事情,等我遠行回來之后再說。”

    目送著艾爾莎走入廚房,為會在下午回來的孩子們準備午餐,梅林忍不住揉了揉額角,他扭頭對偷偷摸摸打量這邊的科爾森說:

    “女人啊...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呃,長官。”

    科爾森收起劍,又拿起手邊的銀色手弩,一邊擺弄著那些破魔箭矢,一邊低聲回答說:

    “按照我對女人的理解,我覺得,艾爾莎小姐是在警告你...”

    “最好別去勾搭其他女人了。”

    “勾搭?”

    梅林皺起眉頭,他對科爾森說:

    “科爾森,你是知道我的,我的生活里,可沒有太多的女人。”

    “哦?是嗎?”

    科爾森面色古怪的數道:

    “和你有過一段感情的卡羅爾女士、和你傳出緋聞的希爾特工、總是喜歡挑逗你的娜塔莎特工、還有那個紫色頭發的變種人傭兵、我昨天聽瑞雯小妹妹說你還和一個叫魔術師的小姐姐獨處了一夜,再加上現在的艾爾莎小姐。”

    “長官,說真的...如果我不是我知道情況的話,我也會認為你是個十足的渣男。”

    科爾森的話讓梅林的眉頭皺得更深,他看著眼前有些幸災樂禍的特工,他冷哼了一聲:

    “笑什么笑?你年輕時可比我過分多了,麥迪遜中學的交際花小姐叫什么?朱莉?”

    “你...你怎么知道這些?”

    被拆穿了風流往事的科爾森大驚失色,那個差不多和整個麥迪遜中學所有男孩睡過的朱莉小姐,可是他年輕時最可怕的夢魘。

    而面對科爾森的驚慌失措,梅林矜持的哼了一聲,他說:

    “我可是個巫師,科爾森。”

    “你最好別惹我...小心我把你過去的那些荒唐事通通告訴給那個在哥倫比亞大學學習大提琴的奧黛麗小姐,你最近在追她,對吧?”

    ——————————————————

    時間過的很快,一眨眼之間,就到了2002年的8月份,這中間無事發生,梅林還抽時間去了趟哥譚,在韋恩莊園和老朋友見了個面,并且擺脫在哥譚市影響力十足的布魯斯老兄,幫他尋找被薇薇安推薦的那個年輕的生物學家。

    帕米拉.莉蓮.愛麗絲。

    在7月份的時候,梅琳達和莎倫已經開始準備進行獵魔人的突變轉化,雖然梅林手頭還有17份突變材料的中和劑和誘發劑,但如果沒有一名值得信賴的生物學家來進行后續藥物的配置和研究,那么梅林計劃中的神盾獵魔人第二階段的換裝計劃,就可能無法順利進行了。

    而面對梅林的請求,布魯斯并沒有拒絕,他承諾會動用韋恩工業的影響力,盡快幫梅林找到莉蓮小姐。

    梅林也很欣慰的看到,布魯斯和他的兒子戴米安的相處,終于變得正常起來。

    呃,也不是那么正常,最少一個正常的父親,不會在大半夜里,帶著自己的兒子和另一個孩子一起在哥譚市里行俠仗義。

    但怎么說呢?

    每個人都有表達愛意的方式,對于布魯斯而言,將自己的兒子納入自己終身的事業里,大概就是他對自己兒子最大的包容了吧。

    而戴米安,這小子雖然表面上對超級英雄這份工作不屑一顧,但實際上,他似乎也樂在其中。

    嗯,這是件好事。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是。

    戴米安從小被忍者大師拉爾斯.艾爾.古爾訓練長大,他的性格中有不加掩飾的黑暗面,這讓戴米安的人生有了多種選擇,多種未來。

    而跟在布魯斯身邊,梅林最少不需要擔心戴米安未來會成為一個危險的反社會者。

    在告別了布魯斯之后,梅林回到家,就開始做長途旅行的準備。

    距離和奧羅羅約定的出發時間越來越近,梅林對于瓦坎達那個神秘的非洲國家的好奇心也越來越重,他甚至在巫師們的圖書館里尋找關于瓦坎達的故事。

    但不出意料的是,梅林基本上一無所獲。

    “我昨天回家的時候,遇到了老朋友烏鴉,他正趕去參加一個露天搖滾音樂會...我和他聊起了瓦坎達。”

    梅林戴著墨鏡,開著車,朝著澤維爾天賦少年學院前進,埃里克坐在副座上,這個年輕人臉上有些微微的忐忑,他問到:

    “那個巫師給你說了什么?”

    “他告訴我,你的家鄉對于巫師而言也是個很神秘的地方。”

    梅林一邊撥動方向盤,一邊回答到:

    “烏鴉說,瓦坎達所在的東非地區,有數個傳承古老的巫師家族存在,那里沒有正式的魔法學院,但那幾個家族聯合起來,組建了一個非洲的魔法議會,他們用更古老更封閉的方式訓練下一代...奧羅羅就是在那里成長起來的。”

    “巫師們認為那些扎根非洲的魔法家族共同把守著通往瓦坎達的道路,未經他們允許,任何巫師都不得進入封閉的瓦坎達里。”

    梅林哼了一聲,他說:

    “魔法和科技雙重層面的封鎖,這讓我對瓦坎達越來越好奇了...說起來,埃里克,你就不記得你父親對你說過的任何關于瓦坎達的事情嗎?”

    “沒有太多。”

    埃里克揉了揉額頭,他說:

    “我現在只記得,我父親經常會一個人在午夜里待著,他很憂傷,可能也在思念家鄉。而且他喜歡看日出,我記憶中他對我說過,說家鄉的落日,是世界上最美麗的風景...我想,他指的應該就是瓦坎達。”

    “好吧。”

    梅林點了點頭,他時候:

    “那你現在也有機會親眼看到你父親念念不忘的美景了。不過按照奧羅羅的說法,你的父親在瓦坎達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呢,埃里克,他是位親王,你理論上也算是一位王子...很抱歉這么多年讓尊貴的王子殿下跟著我過苦日子了。”

    “別開這種玩笑,梅林。”

    埃里克扭頭看向車窗之外,他一臉不滿的說:

    “我才不是什么王子,我也不想當什么王子...我只是想弄清楚我父親的事情,然后,然后我和那個地方就再沒有聯系了。”

    “我打算等查莉畢業后,就向她求婚,我們可能會回洛杉磯那邊生活,畢竟她的親人都在那里。我們會在那里買套房子,等以后你老了,你可以過來和我們一起住。”

    埃里克撇了撇嘴,他看著街邊一間被搶劫的傷害,他說:

    “紐約這鬼地方,真的不適合養老。”

    “我?”

    梅林哈哈笑了一聲,他說:

    “我可不會老的...最少你看不到那一天的,還是先想想回家之后怎么辦吧,理論上,你應該把瓦坎達的現任國王叫叔叔,嘖嘖,王室成員啊,尊貴的血脈...唉,毫無意義的玩意。”

    他們到澤維爾學院接到了推著一個箱子,穿著長裙,帶著遮陽帽的奧羅羅,然后又從澤維爾天賦少年學院駛向肯尼迪國際機場。

    40多分鐘之后,三個人走入候機室,戴著墨鏡的梅林看了一眼天空中灼熱的陽光,他扭頭對奧羅羅說:

    “王后陛下,怎么沒人來接你?你這么沒有排面的嗎?”

    “誰說沒有?”

    戴著墨鏡的奧羅羅指著眼前機場中央停靠的那架龐大的,涂成了古怪黑色的私人飛機,她說:

    “那不是嗎?”

    “瞧,埃里克,你的堂哥在飛機舷梯上等你呢。快去和他找個招呼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6码如何倍投才划算